首頁>正文

形成大企業背景創業者群落


大公司離職創業者群落是否形成,堪稱衡量區域創業生態的標簽之一。成都新經濟項目的創始人,許多都有騰訊、阿里、華為、百度、金山等公司的工作背景,而從知名外資企業離職創業的也不少。

曾經與成都結下了緣分的大企業員工,如果創業,大概率會選擇從成都開始,比如咕咚創始人申波曾就職于阿爾卡特、思科等企業,極米科技創始人鐘波曾在晨星半導體工作近十年,曉多科技創始人江嶺擁有百度背景??他們已經成為推動成都新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


極米科技


據全球權威市場調研機構IDC發布的《IDC2018年第四季度中國投影機市場跟蹤報告》顯示,2018年,極米科技以57.5萬臺的出貨量位居2018年中國投影機市場出貨量第一,在2018年中國投影市場單品銷量TOP10當中極米占據4席。

實際上,根據IDC的數據,在2018年前三季度,極米科技就以40萬臺的出貨量終結了外資品牌稱霸中國市場十多年的局面,這也是國產品牌在中國投影機市場首次超越國際巨頭。


極米創始人鐘波曾在晨星半導體(MStar)工作近十年,擔任西南區技術總監。最初鐘波加入MStar時,公司只有十人左右。一晃十年,MStar一步步成了電視芯片領域的第一。2011年,MStar在臺灣地區上市,并于2013年被MTK聯發科以38億美元收購。鐘波拿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回到成都開始創業。

2014年,極米推出第一代量產產品Z3,售價不到3000元,將投影從之前局限于商用和影音發燒友的專業市場推廣至大眾消費市場,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

在接下來的4年時間,極米產品團隊死磕產品創新,始終保持領先同行業至少半年以上的水準:2016年推出的H1,是全球首款支持3D且分辨率達到1080P的全高清智能投影;2017年,極米再次先行業一步,推出全球首款120英寸4K雙色激光電視T1。此外,極米第一個推出雙光路設計,讓LED光源投影機亮度有了質的突破;第一個推出滑蓋開機功能,提升了產品的整體性和便捷性;第一個推出了2D轉3D功能,解決了市面上3D內容匱乏的問題;第一個推出了左右梯形校正,讓投影擺放更加自由;第一個在投影產品中引入智能語音操控功能,讓操作更加簡單、方便;第一個將MEMC運動補償技術加載在投影上,在動態畫質顯示上有了媲美液晶電視的能力。2018年,極米更在產品上一連配備智能輔助校正、全畫面自動對焦、實時清晰度補償等多項新技術,在體驗上徹底與傳統投影拉開差距,在易用性上進一步向電視“開機即用”靠齊。

極米已經超出了硬件研發制造商的范疇。作為家庭客廳的顯示和音響設備入口,極米的投影設備還連接了大量內容服務,當然也包括新的人工智能系統。極米和將未來押寶人工智能的百度達成了合作,在產品中搭載百度DuerOS,通過語音交互技術,實現影片、音樂的搜索和播放。

這種精益求精的產品力,從創立之初就寫在極米的DNA里。可說極米的成功,與其創始人對產品的堅持密不可分。

據說在鐘波的辦公室顯眼處,擺放著一把木柄鐵錘。鐘波曾用它數十次砸毀了不滿意的樣機,重新進行設計和制作。“越是高科技,越需要‘工匠精神’,可以做到100分的考題,就是99.9分也不交卷”。在鐘波看來,“優秀”和“偉大”之間往往只隔了一絲工匠精神,但這一線之隔卻造就了天差地別。

一款產品研發成功后,一般即可讓工廠開足馬力大量生產投入市場,而極米卻反其道而行,每款新產品只讓工廠小批量地生產200至400臺提供給用戶試用。極米認為,用戶是產品的發源基礎,產品是品牌的發源基礎,在做產品的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點是讓用戶參與到產品研發當中。極米創立之初就建立了粉絲論壇,鐘波和產品團隊都需要泡“極米論壇”,通過和用戶交流來獲取改進意見。對于試用者反饋的問題,產品團隊進行匯總評估,如果試用者反映仍有痛點,已基本成型的樣機就會被“極米錘”砸毀。優化設計的產品最大限度令用戶滿意后,才上市銷售。


曉多科技


成都曉多科技有限公司深耕人工智能客服應用場景多年,是成都人工智能行業突出的亮點項目,從目前的企業體量和技術背景來看,有潛力成為人工智能客服領域的隱形冠軍。

曉多科技創始人江嶺本科在成都畢業于電子科技大學,碩士就讀于北京大學計算機專業知識工程與智能推理方向,碩士還未畢業就進入百度實習,2007年正式加入百度,直到2011年離開時,他一直在做搜索算法,對人工智能前沿技術非常熟悉。

在產品層面,曉多科技務實的風格,體現為底層技術長期領先于競爭對手。早在人工智能風口形成前,曉多科技就在把人工智能技術引入客服領域。

以人工智能為基礎的客服機器人公司,多成立于2016年前后。與之相比,曉多科技成立于2014年,擁有明顯搶跑優勢。江嶺感慨:“不是因為風口來了我們才去蹭風口,而是我們站立的地方成為了風口。”

當時江嶺在一家電商公司工作,了解到電商對客服機器人的需求。江嶺調研了市面上的相關產品,認為憑他掌握的人工智能技術,可以讓機器人表現得更好。最終江嶺把產品做出來,幫助這家電商公司提升了40%的客服效率。之后江嶺便在成都創辦了曉多科技。

當市面上的客服機器人產品大多還在做關鍵詞匹配時,曉多科技已在用機器學習技術訓練機器人。2013 年到2015年的3年間,曉多科技顯得比較孤獨,市場上少有能夠一戰的競品。創立之初,曉多的產品就被不少電商頭部企業所采用,2014年在阿里巴巴賣家服務市場客服機器人類目中排名第一。

隨著2016年人工智能風口形成,客服機器人賽道涌現了不少競爭對手,人工智能技術也得以快速更新。在該賽道搶跑多時的曉多科技,一直保持領先優勢,當競爭對手用機器學習復現時,曉多科技已著手打造深度學習引擎;在競爭對手開始研究深度學習時,曉多科技已嘗試遷移學習??

技術上的領先,讓曉多科技的客服機器人實戰表現的量化數據很不錯。中國首席數據官聯盟發布的《中國大數據企業排行榜》的“人工智能-智能客服”領域,曉多科技連續兩年(2017、2018年)榮膺榜首。

目前客服機器人的市場需求急劇增加,曉多進入快速發展期,在全國布局,已在北京、杭州、廣州、南京、廈門等設立了分公司或辦事處,成都公司作為總部和研發中心,輻射支持全國。


咕咚


咕咚是在中國知名的互聯網+運動品牌,隸屬于成都樂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咕咚創始人申波看來, 運動、健康、醫療,這三個產業加起來,背后市場很大,有數十萬億規模,但這個市場的開發卻需要循序漸進,尤其是運動產業的開發。

他認為,運動是個“慢產業”,但和人均收入息息相關。近幾年中國運動人群數量能一路暴漲,就跟經濟發展大有關系。但在咕咚創業初期,條件還遠沒現在這么成熟,所以咕咚圍繞運動創業邁出的第一步,其實是培育用戶運動習慣。




從讀研二時研發電子存包柜,到就職阿爾卡特、思科等企業不斷積累知識和經驗,申波說自己“一直在為創業做準備”。2010年,當看到身邊很多IT男普遍處于亞健康狀態,而又抱怨運動太枯燥時,申波辭職創業,從當時國內幾乎空白的運動健康領域“起跑”,希望為大家提供一種好玩有趣的運動方式。

2010年咕咚推出了第一款運動監測產品。2011年,咕咚拿到了盛大2200萬元天使投資。當時盛大創始人陳天橋因為健康問題,很關注健康類項目,有位盛大投資經理在天府軟件園創業場路演中,接觸到咕咚,自然而然就推薦給了陳天橋。結果申波飛去上海,只和陳天橋聊了一個多小時,就敲定投資。“當時運動領域的創業項目,能拿出硬件產品的團隊很少,陳天橋看我們很靠譜,就投了。”

盡管很多人了解咕咚都是從咕咚手環開始的,但2013年發布第二代手環后,申波決定不再開發硬件產品,甚至把天貓店也關了。申波將原因歸結為三點,一是咕咚的創業出發點不是賣硬件;二是創業公司精力有限,不能什么都做,再加上互聯網最核心的價值是用戶,而硬件發展用戶的速度遠遠趕不上軟件;三是供應鏈不占優勢。

暫停了手環生產,咕咚開始專注研發運動APP,成為國內最早做運動軟件的團隊。再后來咕咚發現光為用戶制作運動軟件還不足夠,要提升用戶運動積極性,必須借助社區,因此咕咚又率先在國內建立了運動社區。跑團是典型的運動社群,申波估計,如今全中國70%的跑團都在咕咚的運營體系之中,而咕咚運動社群的影響力也滲透到了海外。

經過幾年的運營,咕咚已經積累上億的用戶,并發布RUNTOPIA進軍海外市場。在逐步完成運動用戶習慣培養后,建立大量的基于社區和數據的課程服務后,咕咚又開始考慮通過運動硬件獲取更高維度運動數據問題,所以咕咚重開了一系列運動新硬件的研發。

2018年9月,咕咚在北京發布了包含智能硬件、AI虛擬教練系統以及“數據+直播”課程——咕咚LIVE在內的多款產品,正式宣布進軍健身界。申波表示,咕咚用戶已超1.5億,目前每天都會產生幾十個G的運動數據,連接的運動設備數已超過200萬個。咕咚已經成為運動大數據平臺,總運動數據達到50億條,運動數據維度超過10余項【71】。2018年雙11期間,剛上市一個月的咕咚GPS運動手表,全渠道銷量突破十萬臺,拿下天貓運動手表品類冠軍。



注釋:

【71】咕咚,戰略&秋季新品發布會,https://www.sohu.com/a/254898825_114778,2018年9月


免费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