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正文

城市擁有獨特人文氣質


“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自古蜀國開明王朝“徙治成都”,成都這座城市2300多年不曾改名易址,是首批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之一和十大古都之一。成都人勇于走出夔門,也善于匯納百川,這里深厚的文化積淀也為新經濟發展提供了培育的土壤。

成都的城市人文氣質,既恬淡閑適又積極進取,既包容和諧又開放創新。


(一)成都慢生活是被全國人民熟知的標簽


全國的朋友來成都坐茶館、吃火鍋、賞美景、看美女,趙雷唱紅的《成都》,也充滿對成都休閑人文環境的念想。

在慢生活中,現代時尚與古老傳統在成都融合得恰如其分。很多混搭的環境設計,放在成都就感覺恰如其分。比如,太古里商圈與古剎大慈寺相得益彰,外面游客人聲鼎沸,而步入大慈寺禪音裊裊;西村創意產業園中有大量的SOHO辦公族,而一抬頭,長1.6公里的空中跑道,可讓方圓五公里的人們來休閑、散步、踢球,找回在很多城市業已消失的生活場景??

截至2018年12月20日,成都在抖音上擁有32.7億次的播放量,遠高于北京、上海、廣州和杭州,略低于西安和重慶,傳遞著成都“宜居”、“樂活”的城市形象【11】

新經濟從業者,需要從慢生活中尋找創意產出的柔軟土壤。

國內領先的短視頻MCN機構洋蔥視頻在選擇落戶地時,創始團隊曾在國內好幾座城市中進行過選擇,最后一致選擇了成都。洋蔥視頻聯合創始人聶陽德表示,藝術需要從生活中汲取靈感,相比深圳、北京等一線城市,成都生活悠閑,成都美食已具有相當規模,人文歷史也非常悠久,因此很適合生產創意,所以當初選擇了成都落戶。

支付寶平臺數據技術事業群金融核心平臺部資深技術專家于君澤,是支付寶成都研發中心技術團隊創建者之一。在他看來,在成都可以好好工作,同時能保證生活質量,比如周末能去茶館、景點,感覺放松。這樣技術團隊能吸引北上杭的人才轉崗回來,實現有性價比的生活和居住。


(二)成都慢生活的底氣來自不斷的“快”


2018年,成都穩居國家級新一線城市榜首,“科技味”、“現代化”、“國際范”、“創業之都”、“創新之城”等熱詞紛紛爬上各大頭條。

新經濟、蓉漂、雙創,讓城市的內核氣質在改變。晚上到當地聚集最多程序員的天府軟件園去看,燈火通明。連接城南的1號線地鐵的晚班車上,一群群程序員是常客。

2018年成都誕生了4家獨角獸企業。2018年,成都每萬人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增長15.8%,累計建成市級以上科技創新創業載體200家;高新技術企業超過3000家,產值突破10000億,增長13%;校院企地落地項目223個,入庫國家科技中小企業3500多家。

仲量聯行2018年公布的一項數據表明,在聯合辦公人群工作時長的對比中,成都有26.37%的人在晚上8點以后下班,而北京只有19.8%;成都周末加班的人數是北京的4倍,加班時長更是北京的1.5倍。


(三)成都具有包容和諧的心態接納蓉漂


成都新經濟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周濤曾用“柔軟”來形容這座城市的獨特韻味,“有時候攜家帶口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是需要有所放棄的。但來成都就會好很多,這座城市的文化包容性很強,非常宜居。在成都創業,可以說‘人生成本’很低。”

優客逸家聯合創始人劉翔及家人都是蓉漂,在他看來,正是成都的包容與熱情,讓外鄉人也有了歸屬感。“決定來成都創業之前,我妻子從來沒有來過成都。她的性子不喜歡節奏太快太浮躁,在其他城市生活多年,一直覺得難以融入。但是來到成都后,她很快就覺得自己成為了一名成都人。”

劉翔指出,成都的這種包容和熱情,讓人很有歸屬感。成都沒有那么多浮躁的壓力,給人的相對滿足感強,而且在沒有更多別的選擇的時候,容易讓人沉下來專注做事情。

落腳成都后,劉翔有兩個創業方向可供選擇,一個是酒店類的,另一個就是長租公寓。酒店項目要求鋪市場拼速度,講究的就是一個“快”字,這不符合劉翔想要慢下來的初衷。

“我在北京十來年,一直在租房子。作為一名租客,有切身體會,這個行業有非常多的痛點,同時又有非常大的需求。”于是他最終選擇了長租公寓,創辦優客逸家,目前在成都、武漢、北京、杭州四地運營,累計管理房屋數40000+間,為10000+業主,80000+優質租客提供過服務。2017年,優客逸家完成了從品牌長租公寓企業升級為不動產整合運營商的布局。優客逸家成都實現了盈利,連續兩年在邁點研究院發布的分散式長租公寓品牌影響力指數榜上位列榜首。


(四)成都的包容和諧與開放創新融為一體


在對新生事物的接受和創新上,成都走在全國前列。成都自古就具有“敢為天下先”的創新基因。戰國時期,李冰父子修筑最早的無壩引水工程都江堰;盛唐時期,成都創造出“揚一益二”的商業繁榮;北宋初年, 成都又以紙幣“交子”代替銅錢開天下先河??成都自古以來就具有創新創造的能力與源泉。

2018年11月,中商智庫中國消費大數據研究中心編制的《中國城市消費升級報告2018——“雙11”十年大數據透視》認為,成都與上海、北京、廣州、深圳、杭州等城市,最早完成從傳統零售時代到電商零售時代再到新零售時代的業態更迭,是觀察城市消費升級的最佳樣本。成都人消費和互聯網理念前衛,在網絡社交、互聯網理財、旅行訂購、網絡購物、網絡游戲等方面,使用率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成都人的開放心態,和成都的消費結構、消費質量,適合孕育新經濟。

支付寶內部對于成都的創新氛圍很有感慨:成都人對于新東西、新業態的接受程度高,消費爆發力強, 有培養發展新經濟、新零售的土壤。比如支付寶的掃碼服務、城市服務、出行便捷支付和海外移動支付正在改變成都人民的生活習慣,菜市場、水果攤、便利店、小面館、出租車……碼商遍布成都大街小巷,支付寶“ 城市服務”,讓成都人在家里就能用支付寶辦事多達80多項……

據統計,2018年成都新業態銷售快速增長,成都市限額以上企業(單位)通過互聯網實現的商品零售額669.5億元,增長29.4%【12】

面對新業態、新零售,成都展示出了全方位、徹底的決心,提供了最大的政策支持,助力新經濟企業快速落地與發展。



注釋:

【11】抖音,《2018抖音大數據報告》,2019年1月

【12】成都市統計局、國家統計局成都調查隊,《2018年成都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9年3月


免费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