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正文

發展新經濟的系統部署


(一)強化系統頂層設計,總體架構基本形成


作為全國首個系統提出發展新經濟的城市,成都已經探索形成一套新經濟發展的成都路徑。

一是系統設計推進體系。

成都市成立了新經濟發展工作領導小組,全面負責全市新經濟發展推進工作,協調解決新經濟發展重大問題。

在全國率先設立新經濟委,頂層設計全市新經濟發展總體思路,開展戰略研究,形成了政策體系并統籌推進。

建立新經濟發展研究院,提供趨勢預測、政策設計、決策判斷、平臺運營、對外合作、生態建設等方面的服務和支撐。

組建全國首個城市級新經濟俱樂部,建立企業、協會、政府常態化交流對話及服務平臺。

建成“成都新經濟發展研究院展廳”,集中展示成都市新經濟發展的探索實踐和階段性成效。

二是系統探索發展理念。

召開新經濟發展大會,形成新經濟“三四五六七”具體舉措。

“三”,即指推進政策制定“配菜”變“點菜”、公共服務“個別服務”變“生態營造”、企業發展“給優惠”變“給機會”“三個轉變”;

“四”,即指圍繞聚合共享、跨界融合、快速迭代、高速增長“四個特征”;

“五”,即指堅持以新技術為驅動、以新經濟為主體、以新產業為支撐、以新業態為引擎、以新模式為突破“五條路徑”;

“六”,即指聚焦發展數字經濟、智能經濟、綠色經濟、創意經濟、流量經濟、共享經濟“六大形態”;

“七”,即指構建實體經濟、智慧城市、雙創平臺、人力資源協同、消費提檔升級、綠色低碳、現代供應鏈“七大應用場景”,重塑“7+N”發展空間布局,建設人工智能、大數據、5G、清潔能源、現代供應鏈為核心的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開放型產業體系。

三是系統構建工作抓手。

建立新經濟統計體系,對國民經濟行業中具有新經濟特征、符合“六大形態”的類別進行梳理,形成《成都市新經濟行業分類指導目錄(2019版)》,開展新經濟企業統計普查。

建立新經濟監測體系,推動新經濟研究從“結果分析”向“行為預測”轉變,建成“成都新經濟大數據監測平臺”,自動采集互聯網公開數據,運用大數據、云計算等先進技術,動態監測成都市新經濟發展水平,提供態勢感知和決策參考。

建立新經濟目標考核體系,采用場景供給、新經濟營收、企業增長、獲得風投、梯度培育等指標對相關市級部門、區(市)縣進行考核。


(二)提出應用場景理論,實踐探索初見成效


推動“給優惠”向“給機會”轉變,著力構建與新經濟發展高度契合的多元應用場景。

一是在全國率先提出應用場景理論。通過供給應用場景培育新技術、新模式落地的市場,為新經濟企業提供入口機會,為廣大市民提供情景體驗,促進新技術推廣應用、新業態衍生發展、新模式融合創新、新產業裂變催生,推動新經濟從創新走向應用、從概念走向實踐。

二是在規劃編制中預設應用場景。充分考慮前沿科技和顛覆性技術對未來生產生活的影響,超前謀劃、前瞻布局,規劃建設200平方公里智慧交通生態圈,啟動建設5平方公里無人駕駛汽車測試場;在遠洋太古里建設全國首個5G示范街區,二環路快速公交建成全國首條試商用5G精品環線,吸引了許多新經濟企業參與城市建設運營。

三是在生產生活中創造應用場景。對接生產生活需求,鼓勵企業圍繞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提供解決方案,開展共享停車試點,推進共享停車平臺企業為全市460余個小區提供車位共享服務;加快推進盒馬鮮生、繽果盒子等“新零售”場景布局。

四是在城市治理中包容新場景。包容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推進管理流程、規制與其相融合,支持無人工廠、無人快遞發展。對經過市場考驗、發展前景好的創新領域的優秀項目,通過政府首購、試點示范、牌照優先發放等形式,加強推廣支持,助力快速壯大。


(三)制定精準政策體系,磁場效應開始顯現


推動新經濟政策“配菜”向“點菜”轉變,對接企業需求持續出臺加快新經濟發展的政策文件。

一是構建“1+6+7+N”新經濟政策體系。印發實施《關于營造新生態發展新經濟培育新動能的意見》,逐一出臺“六大形態”、“七大應用場景”實施方案并召開新聞發布會,聚焦政府治理方式轉變和創新、創業、創投,出臺企業引進、人才培育、稅收優惠等配套政策,開展新經濟重點領域細分專業化研究并轉化為具體政策措施,努力營造新經濟發展環境。

二是加快新經濟要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圍繞人才、技術、資本、數據等新經濟要素出臺各類專項政策,為創新創業提供最直接的要素支撐,構建新經濟要素生態。

在人才要素方面,實施“精準引才計劃”,發布成都人才白皮書,打造“黃金眼”全球人才搜索系統2.0版, 人才新政12條發布后已吸引25萬名全日制本科及以上青年人才到成都落戶。

在技術要素方面,實施“科技成果轉化計劃”,建設政產學研用協同創新平臺,職務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全面創新改革經驗在全國復制推廣。

在資本要素方面,實施“上市倍增行動計劃”,在蓉辦公的私募機構數達498家,基金實際管理規模超過2500億元,構建涵蓋企業發展初創、成長、爆發階段全過程的融資服務體系。

在數據要素方面,實施“數據大會戰”,優化數據資源開發利用方式,建設全市統一公共信息資源共享開放平臺,推進數據合法有序契約開放和社會化再利用,引導企業和個人圍繞政府數據開展創新運用,已開放601個數據集、2675萬條數據。

三是實施全生命周期企業培育。

啟動新經濟企業梯度培育計劃,出臺梯度培育若干政策措施,針對企業全生命周期、全環節不同痛點、不同需求,分層分級對新經濟企業給予人才、融資、技術創新、上市、品牌宣傳等差異化支持,打造獨角獸或行業領軍企業、準獨角獸、種子企業的新經濟企業梯隊。

實施新經濟企業“雙百工程”,開展新經濟百家重點培育企業和百名優秀人才培育培養。舉辦“普華永道中國×成都新經濟企業創新加速營”,幫助企業打通市場、技術、資金渠道,跨越發展瓶頸。舉辦新經濟企業產品和服務供需對接會,推動新經濟企業服務供給與國有企業需求的供需對接。


(四)營造創新發展生態,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


推動“個別服務”向“生態營造”轉變,打造有利于新經濟企業發展的生長環境。

一是轉變政府治理方式。優化市場準入方式,精簡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定期發布投資白皮書,發布“城市機會清單”,建設市場開放先行城市。建成“成都大數據審計分析平臺”,利用大數據技術轉變審計監督方式。

二是優化政府服務方式。深化“放管服”改革,注重“互聯網+”等信息技術與政府治理深度融合,全面推進電子政務和信息公開,加快政務服務從網下拓展到網上,主動公開新經濟重點領域發展方向、扶持政策相關信息。上線“天府市民云”平臺,打通政務數據庫,構建一站式“互聯網+”城市服務平臺,為市民集成提供生活、政務、商業、社區等服務。

三是實行包容審慎監管方式。適應新經濟發展需要,出臺對新經濟實行包容審慎監管的指導意見,制定新經濟企業就業人員參保政策,建立新經濟企業標識制度。

四是構建校院企地發展共同體。與在蓉高校院所共同建設新型研發機構、協同創新平臺和科技產業園區,推動簽約374個項目,引導投資超4000億元,引聚高水平人才超過10000名。


免费看片